• <output id="bvfve"><ruby id="bvfve"><address id="bvfve"></address></ruby></output>
    <meter id="bvfve"></meter><blockquote id="bvfve"></blockquote>
    <code id="bvfve"></code>

    <thead id="bvfve"></thead>

    1. <meter id="bvfve"><xmp id="bvfve"></xmp></meter>

      <big id="bvfve"></big>

    2. 霍梅尼革命40年后,伊朗还好吗?

        风雨飘摇的40年中,伊朗虽然实现了中东军事强国的目标,但伊朗人民等来的却是满目疮痍的社会,和一个不确定的未来。
      作者:韩静仪 来源:南风窗 日期:2019-03-13
        刚刚庆祝完革命胜利40周年的伊朗伊斯兰共和国,2月13?#31449;?#36973;遇了一次自杀式汽车炸弹袭击,导致边防军士兵死伤约40人。事后,一支与“基地”组织有关联、名为“正义军”的逊尼派武装认领袭击。但伊朗官方称,沙特和阿联酋在幕后支持这一匿藏在?#31361;?#26031;坦的恐?#38647;?#32455;,并说伊朗将会采取报复行动。
        2017年和2018年,伊朗首都和西南部胡齐斯坦省首府先后遭到重大恐袭。之后,伊朗都向叙利亚境内发射多枚弹道导弹,打击据信制造袭击的武装组织。这次有伊朗官员威胁对?#31361;?#26031;坦境内目标进行越境打击,也并?#24378;?#31348;来风。2月17日,伊朗通过电?#21448;?#25773;展示了一款刚列装的装备巡航导弹的国产潜艇。
        让人有点意外的是,伊朗目前的海军装备多为美国造,这些装备可追溯至1979年伊斯兰革命前。40年过去了,伊朗伊斯兰共和国在两伊战争、“绿色革命”和经济制裁等重重困苦下挺了过来。?#36824;?#38500;了军事能力,它在经济、社会、文化等方面都距离“强国”甚?#19969;?/span>
      ?
        走上革命之路
        “‘打倒美国’意味着打倒特朗普、博尔顿、蓬佩奥……?#39056;?#19981;与美国人民斗争。”伊朗最高领袖哈梅内伊近?#36213;?#20250;见伊朗空军军官时,间接回应了特朗?#36213;?#25512;特上称伊朗革命是“40年的失败”的说法。
        2月11日,伊朗外长扎里夫称:“40年来,美国始终未能通过流血和金钱的手段来动摇伊朗的稳定。经过40年的错误选择,美国是时候反思失败的政策了。”
        美国为什么会和伊朗结仇?伊朗为什么要闹革命?一切还要从40年前伊斯兰革命所推翻的巴列维王朝说起。
        伊朗的末代国王穆罕默德·礼萨·巴列维,掌权后对伊朗社会进行了大刀阔斧?#21335;?#20195;化改革,同时强调伊朗的?#25226;?#21033;安”民族特性和古波斯帝国开创的君主制传统。可是,现代化和君主专制并不能很好地兼容,何况巴列维王朝系1925年通过军事政变建立,在伊朗的根基并不深。
        巴列维国王推行的“白色革命?#20445;ā?#30333;色”是针对红色,表示“不流血?#20445;?#20013;,诸如“打?#26753;?#20998;田地?#34180;?#36171;予女性选举权等举措,虽具有划时代意义,但却触碰到了贵族阶级和宗教保守派的红线,遭遇了强烈的联合抵制。伊斯兰社会主义者和巴扎商人,也同样不满于改革导致的?#36824;?#21450;利益损失。
        20世纪70年代后期,伊朗经济在短期空前?#27604;?#21518;的突然下滑、国王的独断专行、官僚的极度腐败,加上人口爆炸、城市化和教育的普及,使伊朗社会动荡?#21335;?#25968;猛增。此时,新上台的美国卡特政府以人权的名义,要求身?#21450;?#30151;的巴列维国王放松对社会的控制。结果,民间积压的不满情绪接连发泄,最终引发了洪水般的伊斯兰革命。
        1979年2月11日,兴奋的德黑兰市民,欢呼雀?#38236;?#25317;向Azadi(自由)广场。在那里,早早便有一位身着黑袍、头戴黑色缠头的老人等候着。他便是新政权的奠基人、什叶派宗教领袖霍梅尼。10天前,他才从流亡地巴黎西郊归国。此刻,他抚着花白的胡须,望着高举其画像奔跑而来的人群,构思着一个政教合一、宪法与伊斯兰教法相融合的崭新国?#25671;?/span>
        革命胜利两个月后,伊朗举行了一次全民公投,98.2%的投票支持成立“伊斯兰共和国?#20445;?#20197;代替长达2500多年的君主政体。
      ?
        双轨制政体的优缺点
        在霍梅尼带领下,伊朗仿照法国的半总统半议会制,建立了半总统半宗教双轨制政体:由一位民选的总?#36710;?#20219;政府首脑,但在民选政府之上,另有一套伊朗特殊的宗教机制全方位监管、掌控政府的工作。由专家委员会、宪法监护委员会和最高领袖组成的宗教政?#20301;?#21046;,在筛选总统候选人、审查立法等方面,都拥有绝对权力。
        自双轨制政体实施以来,伊朗政?#25345;?#28176;分化为两大派别。其中,强硬保守派主要以伊斯兰教士和既?#32654;?#30410;者为主?#27426;?#28201;和改革派的主要代表,是接受过西方教育的学者、实业家和新型贵族。
        经过长达40年的政治实践,伊朗式双轨制政体的优缺点也逐渐显露出来,这集中体现在政府行政效率和权力制衡上。
        如果民选政府为保守派政府,则其行政方针和外交选择有很大概率与宗教系统不谋而合,因此政府在推行各项政策时的阻力大幅减小,行政效率能显著提升。在保守派总统艾哈迈迪-内贾德当政时期,最高领袖哈梅内伊对其第一任期的统治给予了高度支持。
        相反,如果民选政府为温和派政府,对内推行改良政策,对外希望缓和与西方关系,其与宗教系统的诉求极有可能出现偏差。届时?#25945;?#31995;统互相掣肘,政府行政效?#23454;?#19979;,甚至会面临停摆危机。譬如,现任伊朗总统鲁哈尼被认为是温和派,他上?#25105;?#26469;力求经济改革、向美国示好的行为,在伊朗国内惹来诸多非议。2017年底至2018年初,伊朗各地出现的大规模示威,就与政府内部的?#19978;?#26007;争有关。
        政教合一的政体,也奠定了这40年来伊朗国家的曲折发展基调。新诞生的伊斯兰共和国,就像一匹脱缰的?#22885;恚?#20196;整个西方世界惴惴?#35805;病?#22312;美国和苏联的授意与支持下,伊拉克的萨达姆政权与伊朗在两国边境开展了长达8年的两伊战争,重创了伊朗在两伊边境的?#25512;?#35774;施。这场旷日持久的战争,也被伊朗人称为“神圣保卫战?#34180;?/span>
        这场战争使?#25112;?#22269;不久的伊朗,蒙受了重大的经济损失和人员伤亡。伊朗方面宣称死亡人数超过30万。伊朗和伊拉克两国的战时军费开支,接近2000亿美元。巨额军费耗尽了伊朗的外汇储备,使伊朗不得不举借外债。
      ?
        战后的经济复苏
        两伊战争留下的烂摊子,都交到了伊朗的第四任总统—拉夫桑贾尼手里。临危受命的他提出了“经济优?#21462;?#30340;政策,大力支持国内自由市场的发展,支持国企私有化,并在保持政治权威的前提下,试图缓和与西方的关系。在其改革下,伊朗经济逐渐增长,摆脱了1990-1993年因战后经济失调导致的负增长。
        到了21世?#32479;酰?#35199;方民主和法治思潮缓慢影响着伊朗。年轻人对西方文化心生向往,女权意识也在伊斯兰教的框架下缓慢觉?#36873;?#24605;想前卫又有过德国留学经历的政客哈塔?#31069;?#19968;度成为年轻一代的偶像。这个“身着巧克力长袍”的政治家,在总统选举中收获了大量年轻人(尤其是女性选民)的支?#21046;薄?/span>
        哈塔?#33258;?#20301;期间前卫的改革措施,不仅令保守派感到?#35805;玻?#20063;触动了诸如革命卫队等体制内既?#32654;?#30410;者的?#26696;狻?#36825;导致哈塔米执政期间,伊朗政坛内争不断。他曾向议会提出一份选举法的修正案,其中明确授予总统防止国?#19968;?#26500;违宪的权力。这项修正案虽被伊朗议会投票通过,却被宪法监护委员会拦在门外。
        在外交层面,哈塔米倡导“文明间对话?#20445;?#24076;望与世界各国保持良好的外?#36824;?#31995;。他的温和外交策略,一度使得伊朗与西方的关系从“敌对”变成“协商”状态。然而,美国与伊朗的关系并未因哈塔米的好意而有所回暖。2002年,时任总统布什在国情咨文中明?#26041;?#20234;朗划为“邪恶轴心?#20445;?#24182;指责伊朗是支持恐怖主义的政权。
        哈塔米虽有雄心?#25345;荊?#20294;其倡导?#21335;?#36153;模式和?#29840;?#27169;式,在?#31508;本?#27982;基础薄弱的情况下难以为继,伊朗经济很快陷入发展瓶?#34180;?#22823;众所期待的飞黄腾达的时代没有到来,人们渐渐对改革派失去信心。就在伊朗人徘徊于改革与保守的十?#33268;房?#26102;,一个留着黑色干练短发的中年男人进入了人们的视野。他就是自伊朗革命以来最富有争议的强硬派领导人—艾哈迈迪-内贾德。
      ?
        围绕核问题的外交困局
        内贾德是伊朗首位非教士出身的总?#24120;?#20294;他却比教士更加极端、保守。或许正是因为平民出身,内贾德才会把强硬的政策当作投名状,来换取最高领袖哈梅内伊的认可。
        在经济上,内贾德大力推行民生改革,降低公众账户和私人银行的利息,施行汽油配给制,给穷人发放多重生活补贴。内贾德贴近穷人的政策,创造了革命以来最高的政府财政赤?#37073;?#34987;批评为“花政府的钱,买穷人的选票?#34180;?/span>
        在外交上,内贾?#24405;?#25345;发展伊朗?#24605;?#21010;,为伊朗树敌无数。他与美国的不懈斗争,不仅让伊朗受到国?#20351;?#31435;,更为国家接连招致包括核能、金融、军事在内的多方面国际制裁。
        当然,最令伊朗人不满的,还是2009年的伊朗总统选举。虽然内贾德成功连?#21361;?#20294;选举中的种?#27835;?#24330;事件却引发社会的剧烈反弹,最终以“绿色革命?#20445;?#25913;革派总统候选人穆萨维的竞选运动?#26376;?#33394;为主调)这种大规模街?#25151;?#35758;的形式爆发。这是1979年革命之后最大规模的群众性事件。虽然最高领袖哈梅内伊出面表达了对内贾德当选的支?#37073;?#20294;许多年轻人仍然在心里埋下了对保守派的不满。
        之后的伊朗,因坚持发展?#24605;?#21010;受到国际制裁,几乎喘?#36824;?#27668;来。2013年新上任的温和派总统鲁哈尼意识到,必须迅速达成伊朗核协议,让国际社会解除制裁。由于曾作为?#24605;?#21010;代表出席国际谈判活动,鲁哈尼最终促成伊朗与“P5+1?#20445;?#23433;理会五常?#32422;?#24503;国)于2015年成功签订核协议。美国和欧盟随后履约,解除了一部分对伊朗的经济制裁。
        然而,特朗普的上台成为了鲁哈尼政府博得人心的最大变数。2018年5月,特朗普宣?#27982;?#22269;单方面退出核协议,并在6个月后重启了对伊朗的部分制裁,令伊朗再次陷入经济危机。事实上,由于鲁哈尼政府未能兑现经济增长的?#20449;担?#26410;能遏制国内的恶性通?#20572;?#22312;2017年?#31069;?#20234;朗多个地区都爆发了对政府不满的游行示威。
        直线上升的通胀率,令伊朗中产阶级的资产大幅缩水。居高不下的青年失?#24503;剩?#20063;让整个伊朗社会愈加不稳定。年轻人的茫然、中产的愤怒、穷人的哀嚎,共同谱写成了一首激昂的变奏曲,让鲁哈尼的后半任期变得扑朔迷离。风雨飘摇的40年中,伊朗虽然实现了中东军事强国的目标,但伊朗人民等来的却是满目疮痍的社会,和一个不确定的未来。
        革命后的每年2月11日,伊朗各大城市都会举行壮观的游行集会。数百万民众走上街头,高声呐喊,表达对伊斯兰政体的拥护,同时向美国为首的西方霸权示威。2019年也不例外,总统鲁哈尼参加了庆祝游?#26657;?#24182;在自由广场上发表演讲。而自由广场上那座?#31456;?#20102;数千年波斯帝国荣耀、昭示着伊斯兰革命胜利的白色高塔也依然耸立着,默默注视着这群期待着复兴与辉煌的伊朗人。
      版权声明

      本刊及官网(南风窗在线)刊登的所有作品(包括但不限于文字、图片、声音、录像、图表、标?#23613;?#26631;识、广告、商标、商号、域名、程序、版面设计、专栏目录与名称、内容分类标准及多媒体形式的新闻、信息等)未经南风窗?#21448;?#31038;书面许可,不得转载、摘编或以其他形式使用,违者必究。

      合作垂询电话(020)61036188-8038研究部陈小姐或(8088)南风窗办公室

      --
      文章?#26757;郑?/h6>
      评分:
      吉林十一选五走势
    3. <output id="bvfve"><ruby id="bvfve"><address id="bvfve"></address></ruby></output>
      <meter id="bvfve"></meter><blockquote id="bvfve"></blockquote>
      <code id="bvfve"></code>

      <thead id="bvfve"></thead>

      1. <meter id="bvfve"><xmp id="bvfve"></xmp></meter>

        <big id="bvfve"></big>

      2. <output id="bvfve"><ruby id="bvfve"><address id="bvfve"></address></ruby></output>
        <meter id="bvfve"></meter><blockquote id="bvfve"></blockquote>
        <code id="bvfve"></code>

        <thead id="bvfve"></thead>

        1. <meter id="bvfve"><xmp id="bvfve"></xmp></meter>

          <big id="bvfve"></big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