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output id="bvfve"><ruby id="bvfve"><address id="bvfve"></address></ruby></output>
    <meter id="bvfve"></meter><blockquote id="bvfve"></blockquote>
    <code id="bvfve"></code>

    <thead id="bvfve"></thead>

    1. <meter id="bvfve"><xmp id="bvfve"></xmp></meter>

      <big id="bvfve"></big>

    2. 周梅森:走在滚烫的时代现场

        “我太喜欢它了,它是我儿子,我没事就要收拾收拾他,打扮打扮他,然后欣赏欣赏他。如果一个作家、编剧,对自己的作品没有这么一份心的话,他做不好。”

      作者:实习记者 姜雯 发自江苏南京 来源:南风窗 日期:2019-02-28
        一月的南京湿寒,阴沉的天色夹着薄雾,不似北方室内供暖,所以在家都要裹厚衣服。穿着一件黑色羽绒衣的周梅森打开家门,居家的模样,少了扉页照片上严肃凛然的样子,多了几分亲?#23567;?/span>
        周梅森的妻子提醒《南风窗》记者,讲话要尽量大声一点,周梅森耳朵不好。
        “几乎是半聋了?#20445;?#25140;着助听器的周梅森说。那是时代留下的伤痕,但时代也给了他幸福。
        1956年周梅森出生于江苏徐州,出生?#27426;?#20037;就赶上饥饿年代。所以他长期营养不良,三天两头就生病的他打了很多抗生素,过度的药物影响了周梅森双耳的功能。该上学的年纪又碰上“文革?#20445;?#21313;几岁就在煤矿上从事生产劳动,矿上噪音极大,进一步损害了他的听觉。
        一无所有,但写作始终是他热爱的事情。作家周梅森崭露头角,是在1978年,这一年他的命运逆转,全中国人的命运逆转。十一届三中全会,拉开了中国改革开放的序幕。
        文学没有?#20960;?#21608;梅森的热爱。他的第一篇作品《家庭新话》在1978年发表于《新华日报》。那时候77级、78级的大学生还没毕业,人才紧?#20445;?#22240;为周梅森有小说作品,所以在1979年被抽调到《青春》?#21448;镜?#20219;编辑,自此开启了他全新的人生。
        周梅森对改革开放充满感情,他说,“在此之前,我所经历的全是苦难?#34180;<又?#30340;语气,带出他记忆皱褶里的痛苦。
        但此后,都是幸福。
      ?
        陪着时代走来的人
        1983年周梅森发表了他的成名作《沉沦的土地》,这部小说书写了民国八年黄河故道上?#26102;?#23478;、乡绅和煤矿工人围绕土地展开的斗争。
        那时候周梅森就已经深刻地洞察到人性的复杂,不只是好与?#30340;?#20040;绝对。
        1985年周梅森任职江苏省作家协会专业作家,巨大的创作能量开始爆发,他以几乎每年一部作品的速度出版了《庄严的毁灭》《军哥》《黑坟》《神谕》《沉红》等经典历史小说。
        早年写历史小说,是因为历史是最熟悉的领域,另一个重要因素是,那时候他太年轻了,没有人生经验。到了40岁以后,随着阅历的?#27426;?#32047;积,周梅森才觉得自己想通了。
        想通了什么?“要说的话,想说的东西,太多了,我可以讲自己的经历了,我的经历有故事可说了。”
        1994年,周梅森的家乡徐州,基础建设正如火如?#20445;?#19968;?#20301;?#20065;采访的经历,让他开?#32426;?#36523;当代政治小说的创作。1994年以前,城?#27427;?#22522;础设施落后,水电供应都成问题,空调等电器还是奢侈品。以前体制活力不足,混日子、不作为的人很多,在1992年邓小平南?#27493;?#35805;后,社会面?#19981;?#28982;一新,周梅森的老家徐州也跟着动起来了。
        周梅森从中发现了意义感,1994年回老家采访市委书记之后,他在徐州市人民政府挂职任副秘书长。在那期间看到了一场基础设施的大建设。?#28304;?#20026;背景,他在1997年出版了他的第一部政治小说?#24230;思?#27491;道》,后来被央视拍成了电视剧。
        周梅森赞颂时代,但作品里同样包含尖锐的批评。?#24230;思?#27491;道》的出版和播出让他遇到不少麻?#24120;?#20154;民的名义》也一样,难免被人对号入座。周梅森一概无视:一个作家,必须要有直面真相的勇气。
        写?#24230;思?#27491;道》的时候,他发现很多人怕担风险,不愿做事,为官不为,这也是一种腐败。写《至高利益》的时候,为官不为?#21335;?#35937;少了,政绩激励让官员们变得更积极,但一心搞政绩,权力有时就会越界,损害老百姓,于是他又提出了新的问题:什么是我们的至高利益?
        周梅森早年研究历史,明白历史会重?#26149;吐只兀?#22826;阳底下没有新鲜事。《人民的名义?#20998;欣?#36798;康为什么那么受欢迎?因为李达康愿意做事,敢于承担风险。反腐是一场压倒性的胜利,但反腐过后的惰政又再次成为问题。
        说到这里周梅森有点激动,这是他的专业,也是他的思想,更是他的社会?#23548;?#24456;多东西随着宏观?#38382;?#30340;变化而?#27426;?#21464;化,他用?#36136;品?#22797;强调:作家需要在场。
        周梅森始终在场。
        改革开放40年,他几乎参与了每一场重要变革。也正是因为周梅森的在场,才让他保持了旺盛的创作能量。他笑着说,自己也感到很奇?#37073;?0多岁了,怎么还有如此旺盛的创作力和想象力?
        在场,就是参加各种社会?#23548;?#36890;俗地说就是“爱凑热闹?#34180;?#21608;梅森说,自己就爱凑热?#37073;?#21738;有热闹往哪里去。“热闹的地方不能没有我。”
        1989年周梅森下海经商。惠州市惠阳县是全中国第一个可以出售小块宅基地的地方,在几十平米的土地上盖房子,周梅森搞起了房地产。
        周梅森还是第一代股民。他有点得意:“股市、股改的历史转折过程中,我带了一帮小股民,否掉了一家上市公司的方案。”那是2005年,周梅森写了三封公开?#29275;?#21453;对金丰投资股权分置的改革方?#31119;?#19968;句“我愤怒?#20445;?#36947;出了7000万股民的心声,那时的周梅森活脱脱一个仗剑走天涯的剑客。
        但剑客并不假装清高,他直言经商炒股就是想赚钱,想发财,尽管并未实现。就像他喜欢的法国批判现实主义作家?#25237;?#25166;克一样,办了那么多工厂都没发财,周梅森做生意炒股?#20445;?#32463;常赔得一塌糊涂。赔了以后呢,也像?#25237;?#25166;克一样,对?#26102;?#30340;?#40092;?#26356;深入了一步。这就是生活经验,这些经验都成为周梅森写作的源泉,更是他在时代洪流中的在场证明。
      ?
        就喜欢在作品里琢磨人
        写作才是真正能让他赚钱的。他说:“我觉得我这一生?#24049;?#24184;福,我干着一个我很喜欢的事业,又赚钱。”
        在周梅森的一生中,做过煤矿工人,当过市政府副秘书长,做过生意,炒过股?#20445;?#20294;他最喜欢的,还是写作。他保持着每天至少写2000字?#21335;?#24815;,从早上10点到中午1点。1点吃午饭,下午就散散步。如果半夜恰好有灵感,就拿个小?#25945;?#35760;下来,到了第二天工作的时候再写,周梅森?#24213;?#24049;房里压了很多小?#25945;酢!?#20859;成这个习惯也是近几年的事,现在年纪大了,心脏不好,不敢熬夜了,以前都喜欢在晚上写作。”
        除了写作,周梅森没有别的爱好,以前当工人的时候写作是业余爱好,成了全职作家后,他就一门心思扑在写作上。不打球、不下棋、不看歌舞,他家里的布置也很简单,客厅的茶几?#29616;?#26377;茶壶,书房的书桌?#29616;?#26377;一台笔电?#22270;?#30424;,甚至都没养一点花花草草。
        周梅森?#24213;?#24049;除了散步,最多上网刷下新?#29275;?#30828;要说爱好,就是喝点好酒?#32536;忝朗场?/span>
        “你要做一件事,一辈子做一件事,把它做到极致,肯定要舍弃许多东西、许多爱好。我不是?#23460;?#33293;弃的,我就是喜欢在我的作品里琢磨人,琢磨一个精彩的台?#30465;?#31934;彩的对话。”周梅森对待自己的作品就像对待孩子一样,既喜爱又严厉,还有些许霸道。
        《人民的名义》热播后,周梅森又开始紧锣密鼓地张罗下一部作品《人民的财产》。写剧本的时候,他会一遍又一遍地修?#27169;?#21738;怕导演已经开拍了,他突然想到哪句台词不够好,就会立刻要求改台词,而且周梅森不?#24066;砣魏?#28436;员修改自己的台词,一句也不?#23567;?/span>
        这是周梅森的职业尊严。“我太喜欢它了,它是我儿子,我没事就要收拾收拾他,打扮打扮他,然后欣赏欣赏他。如果一个作家、编剧,对自己的作品没有这么一份心的话,他做不好。”
        《国家公诉》《我主沉浮》《我本英雄》这三部电视剧还是周梅森自己全额投资的。“导演我请,演员我请,我卖给各台,我觉得我做得挺好,与其受你?#26102;局?#32422;,我不如单干。在?#39759;我?#37096;剧,我都极其强势,你必须按我说的办,不然滚蛋。”
        写作既靠天?#24120;?#38752;人生经验,也?#32771;?#24459;。周梅森到了那个时间点就要开始工作。和家人去北欧旅行时,因为有时差,他半夜三四点醒来,外面冰天雪地,他就着炉火便开?#22841;?#20316;。《人民的财产》中,有三集剧本就是在旅?#23616;?#23436;成的。
        最有成就感的是在赫尔辛基的机场,趁着转机的时间,周梅森就把一集电视剧写完了。“所以说我很喜欢这个东西,不觉?#32654;邸?#32769;婆逛商店去了,儿子在打游戏,老婆逛店觉得很幸福,儿子打游戏觉得很幸福,我觉得我写作很幸福。”
        周梅森原先对影视并没有兴趣,他20世纪80年代时的《大捷》《军歌》《国殇》等作品都被改编成了电影,但周梅森没参与,版权卖了就完了。那时候上海电?#29240;破?#21378;给的版税是800元,而周梅森的工资是30元,?#19981;?#31639;是满意的收入。
        后来央视要拍?#24230;思?#27491;道》,周梅森版权卖了20万元,但卖了之后剧组找不到人来改编,因为主题宏大,熟悉当代改革的人太少。时任央视电视剧制作中心主?#39759;?#24681;?#19994;?#21608;梅森,劝他亲自动?#32844;研?#35828;改成剧本,“哪怕写个初稿也?#23567;薄?#37027;时是1998年,剧本稿费是一集1万元。电视剧播出后反响热?#36965;?#21608;梅森的书一下子又卖了11万册。
        周梅森突然明白了,原来电视剧的影响那么大,还能推动小说销量,于是他对电视剧就不排斥了。也正是?#38405;?#20197;后,他的小?#23548;?#20046;都会被改编成电视剧,《至高利益》《绝对权力》《国家公诉》《我主沉浮》等政治小说相继问世,随后一一?#35805;?#19978;荧屏。
        和电视剧共生,周梅森每本书的起印量不会低于10万册,最多的达到200万册,而以前最多1万册。《人民的名义》被翻译成英、法、德、日、阿拉伯等二十几种语言走向国际市场。正是因为每部小说都跟着电视剧,才有最广?#36203;?#26377;市场的可能性。?#28909;?#29233;又赚钱,这就是他的幸福。
        在开始做编剧以后,也有人说周梅森的小说越来越电视剧化了。周梅森承认会有影响,但都是他的作品,两者会互相协调。写剧本时冒出的新想法,他就回过头去加进小说。
        周梅森真切地活在滚烫的当下,有着少年的激愤正气,又有时间打磨出来的圆润智慧。他的笔下有官场沉浮,亦有小人物的挣扎,但凡时代里的,他都记下了。
      ?
        如果沙瑞金也腐败?
        《人民的名义》电视剧和小?#20826;?#26469;之前,周梅森已经沉寂了8年,荧幕上的反腐剧也消失了10年之久。这部剧一出来,网络上议论纷纷:尺?#26085;?#22823;,反腐反到副国级。小说的书封上也打着“潜心八年,六易其稿”的文案。
        有这么大的创作能量、这么热爱写作的周梅森哪能真闲得了这么久,这8年间周梅森也写,只是写了扔在抽屉里。2015年最高人民检察院派人?#19994;?#21608;梅森,希望他能写一部?#22836;?#33104;有关的剧,因为十八大之后,那么多官员落马,反腐成了举国关注的大事,但却没有一部像样的文艺作品。
      这一重任,自然非周梅森莫属。
        虽然是最高检找的周梅森,但他并不是?#27835;鍘?#23578;方宝剑?#20445;?#20154;民的名义》能火起来绝非偶然,一方面老百姓在情绪上需要这样的作品,另一方面周梅森的分寸拿捏得当。用他的话来说,“中国没有哪一个编剧、作家,像我这么了解政治。”
        了解政治,也就写得了政治,更懂得掌握分寸,周梅森的政治剧有两个创作准则:第一,必须邪不压正;第二,必须面对真相。
        “有的人写得假兮兮的,不敢面对真相,满嘴假话,官话套话,老百姓当然不愿意?#30784;?#22914;果写的全是丑恶和罪恶,看不到正义的力量,看不到人心所向,这也不?#23567;!?/span>
        《人民的名义?#20998;?#21518;,观众都期待着续集,面对观众的期待和自我的要求,周梅森觉得面前横着一座大山。“如果?#30475;?#20026;了市场,在前一部作品的光环照耀下复制一把,那就毫无意义了。”
        周梅森翻过了自己创造的这座大山。主创人员看完《人民的财产》后?#38469;?#20998;震?#22330;!?#20154;民的财产》故事更加曲折复杂,一共60集,全剧有四条线,国企腐败是主线,接下来是京州市的官场生态、实体经济的困?#22330;?#23567;人物的挣扎。深受大家欢迎的李达康遭到了报复,还闯了一场大祸……说起新剧周梅森眉飞色舞,但他突然打住:不能剧透太多。
        在新剧中周梅森提出了另一个问题:如果一把手腐败了怎?#31383;歟俊?#20154;民的名义》里一把手沙瑞金是好人,如果沙瑞金腐败了怎?#31383;歟?/span>
        《人民的财产?#26041;?#21512;了历史、政治和金融,可以说是周梅森40年写作经验的总结,也凝聚了40年来他对国家和社会的?#40092;丁!?#23427;绝不是一个企业的故事,它是一个国家的故事,是一个民族的故事,是一个典型的宏观叙事。”
        周梅森的确一直在场,但并未觉得自己是多么与时俱进,就是随着时代走到今天。他?#24213;?#24049;是个被时代的进步?#27426;?#25913;变的人,他绝不抗拒时代的进步,但如果有一天觉得自己跟不上了,对自己的要求就是“别反动?#34180;?/span>
        “?#32469;?#22312;年轻人面前,不要反动,要做一个宽厚的老头,不要做一个尖刻的老人、刻板的老人。”
        说完饮一口茶,天意渐凉,但壶中余温犹在。
      版权声明

      本刊及官网(南风窗在线)刊登的所有作品(包括但不限于文字、?#35745;?#22768;音、录像、图表、标?#23613;?#26631;识、广告、商标、商号、域名、程序、版面设计、专栏目录与名称、内容分类标准及多媒体?#38382;?#30340;新闻、信息等)未经南风窗?#21448;?#31038;书面许可,不得转载、摘编或?#20113;?#20182;?#38382;?#20351;用,违者必究。

      合作垂询电话(020)61036188-8038研究部陈小姐或(8088)南风窗办公室

      文章?#26757;郑?/h6>
      评分:
      吉林十一选五走势
    3. <output id="bvfve"><ruby id="bvfve"><address id="bvfve"></address></ruby></output>
      <meter id="bvfve"></meter><blockquote id="bvfve"></blockquote>
      <code id="bvfve"></code>

      <thead id="bvfve"></thead>

      1. <meter id="bvfve"><xmp id="bvfve"></xmp></meter>

        <big id="bvfve"></big>

      2. <output id="bvfve"><ruby id="bvfve"><address id="bvfve"></address></ruby></output>
        <meter id="bvfve"></meter><blockquote id="bvfve"></blockquote>
        <code id="bvfve"></code>

        <thead id="bvfve"></thead>

        1. <meter id="bvfve"><xmp id="bvfve"></xmp></meter>

          <big id="bvfve"></big>

        2. 后三组六杀号口诀 成都诺亚方舟 东方6+1走势图走势图 艺妓救援彩金 佛罗伦萨旅游 大圣捕鱼手机版下载 浙江11选5开奖走势图 竞彩足球比分有何技巧 波克安徽麻将最新版本 守财奴巴尔扎克名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