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output id="bvfve"><ruby id="bvfve"><address id="bvfve"></address></ruby></output>
    <meter id="bvfve"></meter><blockquote id="bvfve"></blockquote>
    <code id="bvfve"></code>

    <thead id="bvfve"></thead>

    1. <meter id="bvfve"><xmp id="bvfve"></xmp></meter>

      <big id="bvfve"></big>

    2. 翟天临:“你在演,很多人在看”

        “我选择了这些戏。迎合市场的那些,有比我更合适的人。”

      作者:本刊记者 魏含聿 发自?#26412;?/span> 来源:南风窗 日期:2019-01-08
        见到翟天临,是在?#26412;?#30005;影学院的一间排练厅,他回校参加中法旅游宣传片《相遇从不恨晚》的发布会。
        这次返校距离他2018年6?#36335;?#21338;士毕?#36947;?#26657;?#20849;?#21040;半年,但翟天临的心中依旧有万千感慨。“我在这里学习生活了十二年,我对学校比对我家都有感觉,我家我?#27982;?#24453;上十二年。”
        他说自己面对镜头会比较羞涩,但现在并没有镜头,他只是太累了。前一晚凌晨三点?#21028;?#24687;,一早便去录《国家宝藏》,所以刚聊了一会,他就要求暂停。
        在走廊“调整”了一下,找助理要了一粒口香糖和一杯美式咖啡,他又回来了。坐下来,头一点,掷地有声地喊了句:“来!”接着,笑着说:“来回答你非常有难度的问题。”
        他的对面,坐着的是《南风窗》记者。
      ?
        功夫在诗外
        在?#23637;?#21435;的半年里,“电影学博士”这个标签总是紧紧地跟着翟天临的名?#37073;?#24050;然超过了他以往塑造的角色。观众的这种反应其实很正常,毕竟多数的演员都只有本科学历,高考分数高些便?#27801;?#20026;“学霸”。少见的标签,自然会被贴得更?#27704;?#22266;。
        很多人?#23478;?#24785;,当演员需要读博士?翟天临认为,这样的疑惑?#20174;?#35823;解,误认为表演是一种方法,而演员则是一个技术性工种。?#32735;?#19981;然,方法派的表演恰恰是要真听真看真感受,而如何更加真实地表演,是一门学问,并没有那么简单。“否则大家没必要都来考电影学院。”
        “况且,念书为什么要有目的呢?”在翟天临看来,如果学习变成了“不正常”的事,那真正不正常的其实是社会观念。
        念书学习的重要性,在翟天临计划做演员的那天起,便已经根植于心了。
        2000年,13岁的翟天临在机?#30331;?#21512;下主演了电影《少年往事》,并入围了金马奖。对表演几乎一无所知的他,只是初尝了“出名”的甜头,便和导演?#38470;?#24544;表示:原来当明星这么开心!?#38470;?#24544;?#38505;?#22320;回复道:“想要真正演好角色,你得有文化,你得去学习。”
        翟天临记住了这句话,此后的18年,他始终没有中断求学之路。即便是在2012年凭借《心术》获得广泛关注后,他仍然选择回学校读研究生。
        翟天临坚信,“汝欲学诗,功夫在诗外”。表演不仅仅是一门?#23548;?#33402;术,它跟一个人的内涵、所掌握的知识、生活阅历、对世界的理解是有关系的。所?#21592;?#38656;要更多的知识,去分辨什么样的剧本是更好的、什么样的世界观是更加完善的。
        在瞬息万变的娱乐圈里,要舍下光环,推掉剧本,舍弃热度,潜心学术,并不容?#20303;?#36825;么做,是因为他自信。“如果我现在出来演《白鹿原》,演?#23545;?#29983;之罪》,一样可以有热度,没什么区别。”
        他的自信,?#20174;?#20182;认定用好的作品收获名气,比流量来得扎实。“我学成毕业后再演戏,观众们一样会?#19981;?#30475;。就好像厨师会做饭,就永远不会饿死。”
      ?
        不是明星
        对很多观众来说,翟天临有些神秘。在过去的几年,他会不经意间出现在荧幕上,留下深刻的印象后,又久久见不?#21483;?#30340;作品,总是与“大红大紫”差那么一点。?#21448;?#23545;角色的成功塑造,“戏比人红”似乎成了常态。
        《白鹿原》里的白孝文、《军师联盟》里的杨修、《心术》里的阿拉平平、?#23545;?#29983;之罪》里的池震,每个角色都完全不同,但很多观众都相信,他就是那个角色本身。
        “到底谁是翟天临呢?” 翟天临歪着头,挑了挑眉,淡然的神情中带着一丝调皮。
        “我觉得,角色比我火是好事,比我每天给粉丝们卖个萌、告诉大家我在干什么更重要。”调皮转为了诚恳。
        翟天临每一年都有作品,?#29992;?#26377;“死火”过。只是在新剧?#20826;觥?#26032;人?#20826;?#30340;娱乐圈,每年一个作品这样的?#24503;适翟?#26377;点?#20572;?#20294;他在乎的不是?#24503;省?/span>
        有人问:花一年的时间去演白孝文这样一个农民,又不是男一号,值得么?这是翟天临为数不多没有直接回答的问题。
        他反问:“在《白鹿原》的年轻人物中,甚至在整个戏中,白孝文是不是最精彩的角色?”
        接着又追问:“作为一个年轻演员,我想要的是走到哪都有粉丝在喊、在尖叫,还是每接一个戏都彻彻底底出于对文学和对艺术审美的尊重?”
        顿了顿,他将身子靠向椅?#24120;?#32531;缓地说:“我选择了这些戏。迎合市场的那些,有比我更合适的人。”
        翟天临一直记?#32654;?#24072;的话:电影学院是培养表演艺术家的地方,不是培养电影明星的地方。因此,在他心里,演员和明星始终泾渭?#32622;鰲?#20182;从?#35805;?#33258;己当明星,只想做一名好演员。“观众?#19981;?#25105;,觉得我是名人,那是观众的看法。可是我自己不能迷失了呀!观众?#19981;?#25105;,是因为?#19981;?#30475;我?#21335;貳!?/span>
        面对微博上一千多万的粉丝,翟天临觉得很?#29282;?#20102;。“有一千多万的人因为看了我?#21335;?#32780;点击我、关注我,还需要什么大红大紫呢?”机场接机、尖叫、微博控评……这些超出演员与观众应有距离的“关注?#20445;?#20182;并不需要。
        面对变幻莫测的市场,翟天临不时?#19981;?#20135;生困惑,但从不焦?#24688;!?#20320;产生?#21482;牛?#24182;不是因为人间不值得,而应该去精进自?#28023;?#35753;自己能够被更多的人所需要。”
        向上一点,积极一点,这是翟天临一直以来的职业态度。
        “当艺术和市场相悖时,我?#19988;?#27809;有那么清高。”翟天临坦言,身处市场,?#21335;?#33402;术,便会尽力想要将两者结合成一个完美的状态,至少是穿插着来。所以他接的剧不仅有《白鹿原》这样厚重的经典作品,也有讲时尚的《买定离手我爱你》,有谈亲情的《幸福一家人》。
      ?
        很多人在看
        ?#29240;?#21069;拒绝了很多扯淡?#21335;貳!?#32735;天临喝了一口咖啡,然后扬起了半边嘴角。“不是因为三观不符,是压根儿就三观不正!”
        “演员一定要从人民中来,到人民中去,做人民的艺术家。”这句话在翟天临看来绝不是大话。在他看来,出演的作品和角色三观端正,是作为演员义不容辞的社会责任。
        翟天临主演的《幸福一家人》刚?#25112;?#26463;热播,这个名字一听就觉得是?#39029;?#37324;短,不够“潮?#20445;?#21487;播出?#38498;螅?#24120;坐收?#21191;实?#19968;名。人在生活中,每天都会接触亲情,但关于亲情?#21335;啡?#36234;来越少。“看到弹幕里很多人说想给爸爸打个电话,我就觉得,这个剧太有意义了,自己的工作太有意义了。”
        “可有些人?#22312;?#26159;高端明星,认为拍一些?#39029;?#37324;短、贴近生活?#21335;?#20250;影响他们的咖位,我非常不理解这样?#21335;?#27861;。”翟天临皱着眉头,表情很是严肃,语气?#24067;又?#20102;一些,但也不再评价更多。
        他说,?#38505;?#28436;戏的人都不幸福。
        拍《白鹿原》时,为了贴合角色形象,他先是增肥30斤,让自己成为一个?#30528;职着?#30340;地主儿子,随后又疯狂减肥,变成一个大?#22374;懟?#22312;剧组时,为了配合角色的情感调度,原本关系很好的张?#25105;耄?个月没给他好?#24120;?#20063;没和他说话。
        他没有抱怨,所有的自我疏导都变成一个观念:拿了人家的钱,做好自己的事。在他看来,这就是最直白的职业自尊。
        翟天临每一次都在戏里感受别样的生活,也从中感受不同的爱与憎。
        “这是演戏最大的意义。做这个行业,归根结底是为了表达对世界的爱。”
        “即便我演一个坏人,但如果我有信?#30446;?#20197;反衬善良,那我就敢演这个恶,用极度的恶去反衬善,来让大家知道什么是好、什么是坏。”
        “你在演戏,很多人在?#31383; !?
      ?
        对话翟天临?#22909;?#20160;么比做演员更幸福
        南风窗:《军师联盟》里的杨修和传统的杨修形象很不同,塑造这个角色,要领在哪里?
        翟天临:首先看剧本,了解杨修,于是杨修在我心里有了一个世界观层面的态度,然后把我对于杨修的理解再放进戏里面,重新梳理一遍,又有不同的演法。我所塑造的杨修跟之前其他作?#36820;?#20013;的表演是不一样的,因为我这个演员对于这个角色的理解跟其他人是不一样的。所以我是尽可能?#21335;?#26395;能够让杨修这个人物能更立体一些,包括在人性方面。
        也包括他的礼法,这次用的跟其他的作品不同,我用了魏晋风骨的东西。当时流行的是竹林七?#20572;?#23601;是东汉礼崩?#21482;?#30340;时候,大家当时都不沿用那种拘谨的礼法了,而开始沿用更加外放的、适合表达的一种大开大合式的礼法,我也把它放在了这个戏里面。
        在塑造人物的过程中,有跟史学家们一起对谈过,在我的家里,和人民大学的教授,我们一起聊过对于杨修的看法。
        后来有很多戏是加出来的,在杨修的塑造过程当中,我着重的是“命运”两个字。就是说如果我演一个角色,我仅仅演这个角色本身是不够的,我一定要体现这个角色本身在历史的洪流当中起到的作用。于是我们有了“棋?#21360;?#36825;个论点,就是说我们无法做执棋者,我们只能作为棋子,而且我们只能选择做黑棋还是做白棋这么简单,不管我们是多?#20174;判?#30340;人,在历史的洪流当中你是无力的。其实整个过程中,我们是想表达这样一个东西,所?#36816;?#19981;仅仅是塑造一个人这么简单。?
        南风窗:你在塑造角色和拍摄时,会期待观众能够看到你的这些想法和设计么?
        翟天临:如果观众get不到我的点说明我演得失败。如果观众通过看我?#21335;罰?#37117;有自己的感受,不用说,他?#19988;不嵯不?#25105;的表演。?
        南风窗:观众的认可对你做一名演员的影响大么?
        翟天临:我很在意观众如何看待我,有多少赞誉就有多少压力。但我?#27704;炊济?#36136;疑过我做演员这件事,因为我觉得自己做演员做得挺好的,好像比较具有演戏的天?#24120;?#20063;能养活自己。或者换句话说,我除了会做演员,我还能干啥呢?我不敢想,也没想过。所以我觉得做这行挺踏实的,?#27704;?#27809;有想过要换?#26657;?#25105;觉得没有什么比做演员更幸福的了。?
      版权声明

      本刊及官网(南风窗在线)刊登的所有作品(包括但不限于文字、图片、声音、录像、图表、标?#23613;?#26631;识、广告、商标、商号、域名、程序、版面设计、专栏目录与名称、内容分类标?#25216;?#22810;媒体形式的新闻、信息等)未经南风窗?#21448;?#31038;书面许可,不得转载、摘编或以其他形式使用,违者必究。

      合作垂询电话(020)61036188-8038研究部陈小姐或(8088)南风窗办公室

      --
      文章得分:
      评分:
      吉林十一选五走势
    3. <output id="bvfve"><ruby id="bvfve"><address id="bvfve"></address></ruby></output>
      <meter id="bvfve"></meter><blockquote id="bvfve"></blockquote>
      <code id="bvfve"></code>

      <thead id="bvfve"></thead>

      1. <meter id="bvfve"><xmp id="bvfve"></xmp></meter>

        <big id="bvfve"></big>

      2. <output id="bvfve"><ruby id="bvfve"><address id="bvfve"></address></ruby></output>
        <meter id="bvfve"></meter><blockquote id="bvfve"></blockquote>
        <code id="bvfve"></code>

        <thead id="bvfve"></thead>

        1. <meter id="bvfve"><xmp id="bvfve"></xmp></meter>

          <big id="bvfve"></big>